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藤井树观影记

我们看电影,其实是在看电影里的自己

 
 
 

日志

 
 

独家专访贾樟柯:我开始认同上海  

2010-05-19 13:17:04|  分类: 私人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家专访贾樟柯:我开始认同上海 - 藤井树 - 藤井树观影记
 
《世界电影之窗》独家专访

贾樟柯:我开始非常认同上海

/俞璐,原载于《世界电影之窗》20105月号

 

成片像一部长篇小说

S:拍摄初期,你曾考虑使用光陆大楼的素材作为《海上传奇》的第一个镜头,现在仍是这样吗?

J:一开始是这么设想的,后来我们作了调整。现在的成片始于黄浦江上的渡轮,展现了摆渡船上形象各异的上海人。

  我们知道,解放前的光陆大楼曾聚集了好莱坞各大制片厂在远东的最大办公室。因此,我仍然保留了两个重要的段落,其一是对画家陈丹青的采访,就放在了光陆大楼;其二是在沿苏州河漂流的段落里,我呈现了这座建筑的整体风貌。

 

S:在你看来,电影和上海这座都市有着怎样的关系?

J:我觉得如果要谈论中国电影的话,首先就应该想到上海。当然,这座城市的历史比较特殊,它有着大量的租界地。所以在上海电影最繁盛的时期,几乎所有好莱坞的影片都把远东首映式放在上海举行。我看过一组数字,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电影院的数量在全世界各大重要城市中位列第五。

  另一方面,我觉得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电影的辉煌就是上海电影的辉煌。几乎所有重要的电影人都在上海工作过,包括后来去了延安的导演,比如袁牧之、吴印咸等,他们都是上海培养出来的电影导演。所以整个《海上传奇》,不可能不涉及到上海的电影历史。因此,我也在影片中对很多老上海的电影进行呈现,会有谢晋导演的《舞台姐妹》等。在我看来,谈上海的话,肯定绕不开上海电影。

 

S:之前也有许多导演来表现上海,有的会强调改革开放后这座城市现代的一面,也有些导演则着力表现旧时代的绮丽风光。你希望通过自己的镜头呈现出一个怎样的上海?

J:最终剪辑完的《海上传奇》就像一部长篇小说。我们在一年里,访问了两岸三地的80多位上海人。最后,我们在电影里保留了其中的18位,他们都是历史事件的亲身经历者。

  他们的讲述由20世纪30年代开始一直到2010年,跨度非常大。每个人都像这本书的一个章节。尽管他们的故事并不交叉,人物也不交叉,可他们基本囊括了这座城市曾经历过的所有记忆。因此,我觉得他们具有很大的普遍性,就像是全景式的长篇小说,叙述了上海50年以来,甚至百年的历史过程,以及这种变革为普通百姓生活所带来的影响。上海是一座风云际会的城市

 

S:这次拍摄,你拜访了不少名人之后,如杜月笙的女儿杜美如女士,包括之前我去探班时,你所拍摄的杨小佛先生等。除此之外,你是否还采访过其它普通人?

J:我想,上海最大的特点,就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几乎都跟这座城市发生过联系,包括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等,这座城市就是风云际会、精英荟萃的城市。因此,我抓住了上海的这个特点。尽管我所访问的对象,他们的职业有差别,其中也包括工人。我觉得这是其他任何城市无法比拟的特点。因此,影片的主要焦点还是放在这些风云人物身上。

 

S:你拍摄了大量素材,最后的成片只甄选了其中的18位。你选取素材的标准是怎样的?

J:首先,最后选出的对象,他们的讲述恰好落在历史的节点之上,也要跟上海这座城市合拍。另一方面,就是讲述本身的质量,当然还有他所代表的群体。在选择的过程中,我不得不忍痛割爱。因为有很多当事人的讲述非常好,然而我们做的是电影,没法将所有的素材统统放进去。我们最后的成片是2小时18分,应该说,我精选的这18个上海人还是相当饱满的,很具有代表性。

 

 

追寻三城上海人的空间呈现

S:《海上传奇》的形式方面具有很大创新,请你具体谈谈?

J:最主要还是大结构方面的创新。影片将18个人的讲述和逐渐展开的上海的空间呈现在一起。这一次,我展现了很多公共性的空间,譬如渡轮、轨交等。这也使得当代上海与被采访者口中所讲述的过去的上海,在气质和内容方面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24城记》里,可能80%是在讲述,而这部影片中,50%是讲述,另外的50%则是诗意的城市空间的呈现。另外,在结构上,我也打破了单一城市的封闭性 。我们大家都知道,实际上,现代的上海人,流向最多的城市是香港和台北。因此这个片子讲述的也是三城故事,通过追寻三城的上海人的空间得以呈现。

  还有就是,我在整部影片中对于旧上海电影的使用。我所挑选的讲述者,他们很多人都有电影影像的资料。这不是说,我们要拍外滩,就找一些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影片中外滩的画面。而是说我们所涉及到的历史人物,恰恰都有他们的影像资料,我们用在了影片中。譬如我在香港采访了《小城之春》的女主角韦伟,我就会用上《小城之春》的片段。而年轻时候的韦伟形象和她在我影片中讲述时年迈的形象,就产生了一种对比,能让人体会到往事如烟、时间流逝的感觉,历史感就很强了。

 

S:许多人有一种看法,认为这部影片是上海版的《24城记》。

J:我觉得《海上传奇》其实是非常电影化的,这和《24城记》又有所不同。过去,我们很难通过电视把不同年代、不同立场、不同阵营、不同经历的上海人在一个相对统一的时间内集中呈现在一起。因为人物和人物之间所形成的时间。积累,所形成的叠加感染力,只有通过看电影才能感受得到。这和看电视有所不同,第一集是张三,第二集是李四,中间跨了十天,那种方法和电影的处理手法是完全不同的。  

  另外,《海上传奇》诗意的部分比较多。我觉得,寻找上海的诗情画意是相当重要的。而且每个上海人在讲述的时候,他们本身的文学性就特别强,有些段落甚至像英国小说似的。比如说我们去采访一位8 0 多岁的老太太,她讲述自己20世纪30年代的爱情故事,我们听起来完全就像过去读《简·爱》时获得的感受。每个人物的讲述都具有很强的文学性,极富感染力。

 

 

上海人有很强的理性精神

S:在拍摄《海上传奇》的过程中,你觉得最能代表上海气质的细节是?

J:很难回答你“最”。在我看来,整个影片里“有来有去”,这个很能代表上海。

  譬如我们要拍上海的发展,就一定会去拍十六铺码头。因为那是上海最重要的资源之一。一个城市得以发展,就是因为江河湖海。整部影片里,我对苏州河、黄浦江、大海都进行了呈现,用河流和大海来形成一个重要的抒情元素。因此,之前我们这个片子叫《上海传奇》,现在改为《海上传奇》也是相当合适的。

  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影片所展现的不单只是上海这一座城市,也不单只是某个特定的上海人的经历。整部影片囊括了中国的近现代史,也是中国的经历。这一点对我而言也是出乎意料的。

 

S:你所认为的上海人的精神又是怎样的?

J:我觉得上海人有着很强的理性精神。当然有人评价这种精神也使用了一种不好听的讲法,叫“计算”。可我觉得这个很好,这种“计算”对我而言是正面的。上海人对自我的保护意识,对个人权利的维护,这些事都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我觉得上海精神就是契约精神。任何事情一旦提到了契约的层面,大家都会非常尊重契约,包括遵照公共秩序和公共约定,我觉得在这方面,上海确实有着很好的训练。

 

S:你到上海之前,是否对这座城市有过误解?

J:肯定会有误解。过去对上海的印象都是在阅读的时候所获得的记忆。不过上海对我最大的吸引,是这座城市的建筑本身。它的建筑是非常独特的。北方城市或内陆其他城市都没有类似的西式建筑群。

  另一方面,在它身上出现的符号非常不同,因为它将很多元素都糅合在一起。同样的标语,全国通用的视觉符号,放在上海就会有反差。譬如一个红色的条幅,挂在北方灰色的楼房上,让人觉得很协调。问题是,要是挂到外滩的海关大楼上,你就会觉得很奇异。(笑)这就是上海给我的印象。

 

 

首先我是个聆听者

S:包括你刚才说的“有来有去”,其实城市的变革和建设意味着记忆的消亡与重建,对此你的看法是怎样的?

J:我们很难避免不谈世博。毕竟《海上传奇》的由头就是因为上海要举办这个大型的盛会,决定要拍一部关于上海历史的电影。这是个很好的创意,因为整个世博是向前看的,是幻想人类未来的。可我似乎又觉得,我们对未来的想象都是来自于过去的经验。

  因此在我看来,一方面,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一个崭新的上海,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强调记忆的重要性。

 

S:其实在我看来,你更希望自己能站在一个记录者的角度,而非导演的角度来记录这座城市的变迁?

J:在这部片子里,首先我是个聆听者。过去,我们了解这座城市的历史,了解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的感受,都是通过阅读得到的。而这一次,当我面对这些采访对象时,认真聆听他们的讲述,我对上海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崭新的感觉和感情。

  我们总是着眼于今日上海的辉煌和奇迹般的成就。但是这真的来之不易。而且,以前的北方人对上海人有很多看法,认为上海人软弱、趋利,在我看来并非如此。我觉得上海人很血性也很惨烈,这座城市也弥漫着爱情,很复杂。我觉得拍完这部电影之后,对导演而言,我开始非常认同上海,好象这座城市跟我有关系一样。

 

S:其实有很多影片都在探讨城市问题,譬如里欧·卡拉克斯的电影,甚至包括吕克·贝松早期的作品,讲的也是城市问题。但是他们所讲述的城市问题,又和你的有所不同。他们更多着眼于探讨城市的本质问题。你所表达的则是处于变革时代的城市,你对此有着怎样的思考?

J:因为这种剧烈的变动是我们的特点。之前我以为只有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才发生了剧烈的变动。但是通过拍《海上传奇》,我发现其实在过去,这种剧烈的变动有过很多次,包括晚清、30年代、1949年变动、1979年变动等,上海这座城市也始终处在变动中。因此,我们很自然地把焦点落在变动的城市空间以及这种变动为城市居民带来生活的影响等。

 

世博能让中国人设想未来

S:当你第一次走进大城市时,是否感到过距离感?

J:我倒并没有距离感。毕竟,我第一次进入的大城市是北京,是一座北方城市,就像一个放大的省会和县城。和家乡比起来,人际关系、生活方式还是比较相似的。不过最大的感慨还是资源问题。在北京有美术馆,县城就没有。北京有机场,有火车站,公共空间、公共设施等,能够分享的公共资源都很多,这是我感到的最大的区别。

 

S:我是80年代出生的上海人。之前去《海上传奇》剧组探班,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不少拍摄景地我也并没有去过。这次在上海,你又发现了哪些新的地标?

J:虎丘路,苏州河边上的一块地方。建筑叠加,我觉得卧虎藏龙。过去,许多人只是从它边上轻轻掠过。当你深入进去,就会发现非常密集的历史记忆。那种老的建筑、老的街道格外迷人,我觉得还是应该仔细去感受一下。

 

S:你觉得世博会的举办对上海意味着什么?

J:如果能让上海人,乃至整个中国的民众开始设想未来,这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过去,我经常批评中国社会,我们是个没有过去、不想未来、只停在今天的民族。而世博必然有很多展览都是指向未来的。世博要是能让我们开始有一种习惯去思考和想象未来的话,我们也能更加尊重历史,珍惜当下。这也将是其最大的贡献。

 

新片幽默元素比较多

S:你接下来要拍新片《在清朝》,这也是你要拍的第一部商业片,请你具体透露一下新片相关的情况?

J:这也跟我最近研究历史有着很大关系。我刚才说,中国社会剧烈的变动其实早在晚清就开始了。《在清朝》讲的就是1905年的县城,官匪盗侠之间的关系,中心叙事就是科举制度被废除,使这个县城不得不发生转变。这种转变对每个人都有影响。只不过用武侠的形式来表现这个变动。主题方面与我原来的电影仍然保持一致。

 

S:影片里还有大量幽默的段落?

J:是的,幽默元素比较多。因为我觉得这正是中国人的处事方法。在浑然不觉的历史变化中,当事人无法感受到这种变化。因此,当他们应对困难、解决问题的时候,需要用幽默自嘲来作为保护自己的武器。

 

S:就我个人的观影体验而言,你早期作品表现的大多是社会的边缘人物,后来我发现你逐渐向着精英阶层发生转变,你自己如何评价这种转变?

J:我觉得这个变化是偶然的。这次拍《海上传奇》,我并没有选择去拍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上海这座城市,无论从文学角度还是就别的角度而言,你譬如说鲁迅,谁没有在上海生活过?我觉得并不是说我很自觉地开始转换到对精英阶层的描写,应该还是题材的问题吧。我也想再回去表现我最关心也是最熟悉的人群。这种阶层的差异对我而言不会构成任何的限制。因为他们都是很普遍的生活经验,没有鸿沟似的差别。

 

 

创作要保持独立性

S:你之前去多伦多电影节领奖时曾说过,自己的身上有一种学生气。请你详细解释一下?

J:我觉得大多数人的身上有一种很糟糕的现象,就是迂腐。所谓的迂腐就是和这个世界不同步。从事任何职业,或者在生活中,时间久了就会产生惯性。我觉得所谓的学生气,就是不害羞地进行尝试的精神,始终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毕竟,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我们的年龄而停歇,我们要继续保持旺盛的求知欲,才能维系和这个世界隐秘的关联。

 

S:探班期间我同你接触下来,发现你是个特别温文尔雅的导演。

J:我的性格比较崇尚柔吧。在我看来,正因为任何事情都需要通过理性来解决,因此我也比较少情绪化。哦不,其实我有很多情绪化,我尽量不外露。(大笑)因为我知道那于事无补,有困难自己去克服就好了。另一方面,应变很重要。善于应变算是我的优点吧,哈哈。

 

S:你过去的影片在资金回收方面都做得比较好。

J:其实我们从票房方面拿回来的投资并不是太多。我自己做的片子,包括我们公司出品的电影都有个很好的回收模式,重点放在海外发行,还有就是和高端品牌的结合,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回收链条。

  在我看来,创作的时候要尽量保持独立性,保持纯粹。而在推广的时候,尽量商业化。我要让商业和艺术两极化,而不是找到妥协和平衡点。毕竟电影最大的核心价值就是创作力,我们不能破坏这个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304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