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藤井树观影记

我们看电影,其实是在看电影里的自己

 
 
 

日志

 
 

《王的盛宴》:理想主义者的挽歌  

2012-11-28 14:14:25|  分类: 私人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的盛宴》:理想主义者的挽歌 - 藤井树小姐 - 藤井树观影记
 
《王的盛宴》:理想主义者的挽歌

文/藤井树

  显然,《王的盛宴》不是一部简单的娱乐大片;相反,在观影感受上会很考验观众的耐心和智商。不过,这不妨碍它超越同题材的其他影片,成为其中最特立独行,卓尔不群的一部。陆川所要表达的,尽在其中。所谓观者有心,多重寓意的解读,或许也是观影乐趣之一。在这方面,《王的盛宴》倒是和《杀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问题是,《杀生》纯属虚构,《王的盛宴》却力求还原历史。

  可惜历史究竟如何?谁知道!有谁能理直气壮的说,历史由我说了算?这原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常识是,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也因此,在《王的盛宴》中,陆川意图推翻此前我们早已熟识的“历史”,基于对“胜利者书写历史”本身的怀疑,在史书的碎片中,重构了一段秦汉史。

  影片从刘邦的视角出发,讲述了他与这一生自己最重要的两个敌人----项羽和韩信---厮杀纠缠的故事。从影像风格上营造出类似黑泽明《乱》的格调---阴郁、黑暗、魔幻,有一种神秘的东方式哥特意味。摒弃了惯常的古装历史片格局,少见经戈铁马、征战沙场的所谓大制作大场面,而把叙事焦点聚集在个体身上。从老年刘邦的梦境出发,不时闪回年轻时的片段。看似无序凌乱的剪辑,实则都由他的主观意识做串联,构成了一幅充满“疑点”的楚汉英雄谱。

  在《王的盛宴》中,刘邦不再有汉高祖的威名,而成了一个满口谎言,背信弃义的人。项羽问他,你进秦王宫了吗?他咽下口水,瞪大眼睛说“没有”。然而事实却是,他不但进了宫,还见识了秦如何书写历史。在影片中,“书写历史”被非常具象的展现出来,匪夷所思,叹为观止。自然,秦王宫也是一个极度符号化的存在。用刘邦的话来说,秦王宫是一座欲望的宫殿,藏着人心深不见底的欲望。在欲望的海洋中,谁能幸免?于是,刘邦在进宫之后再出来,便成了真正的刘邦,一个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刘邦。

   而项羽则被塑造成了一个骄傲的将军。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是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崇尚阳谋,自视清高,聪明武断。按照影片的逻辑,项羽的悲哀,全在于他的高尚。他从心底里瞧不起刘邦----这个打不赢就跑,出生草根的莽夫,有什么资格与他平起平坐。但是他又知晓他的军事才能,希望借他之手早日灭秦。

   项羽出生高贵,不知民间疾苦。一生顺畅,所向披靡,是个简单天真之人。遭遇刘邦的世俗奸滑,他怎能不败?当刘邦一再对他欺瞒,他都信以为真之时,他的死,已是注定。至于那场著名的“鸿门宴”,在影片中的作用仅限于彰显项羽的光明磊落与刘邦的猥琐懦弱。这场群戏拍的张弛有度,跌宕起伏,成为全片最华彩的片段之一。据说在拍这场戏前,陆川曾找了几百个电影学院的学生严格按照《史记》中的描述“排练”出“鸿门宴”的场景。结果发现了众多“疑点”。比如,樊哙怎么能冲进重围,手里还拿着一块盾牌,并且对项羽大声训斥?比如,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当项庄把剑指向沛公时,项伯出来替他解围,那么项伯手里的剑又从何而来?这些“疑点”被反复琢磨后,陆川得出的结论是:“鸿门宴”上真正放过刘邦的人,只能是项羽本人!而韩信则是那个被项羽派出,对刘邦实施保护的卫兵。

  所以,在项羽和刘邦之外,影片最浓墨重彩的人物,其实是韩信。看的出来,陆川在韩信身上给予了太多诉求。在他的语境中,韩信才是真正的英雄,一个被历史刻意忽略了的至关重要的人物,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不再是叛徒,不再有篡位夺权之野心,有的只是向往自由平等的赤子之心。看完电影,我一度建议陆川,不妨把片名改为《韩信之死》。这在某种程度上比《王的盛宴》更能涵盖影片真正的主旨。

   三个人物,三种命运,成王败寇,历史惯性。但是陆川给出了不同的答案,或者说,他试图展现被蒙蔽了几千年的历史的另一面。几千年前的历史拐点,有些段落,何其眼熟?皆因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古往今来,循环往复罢了。

  说到演员,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吴彦祖所演的项羽和张震饰演的韩信在某些角度真的非常相似,以至于常常产生错觉,好像两人共生一般。后来又想明白了,或许这也是导演的特别用意----在片中,项羽和韩信都属于同一类人----他们内心纯净,愿意相信。可惜,他们的命运都是一场悲剧。

  演员确实都很“颠覆”,很用心。比如刘烨,几乎到了脱胎换骨的程度,可惜越老年越有过度之嫌。相比之下,演萧何的沙溢是越老年越出彩。到最后,几乎让人忘了他是沙溢,只记得他是割下韩信头颅向刘邦讨饶的萧何。许多人都是惊鸿一瞥,比如陶泽如,聂远,李琦等等,戏很少,却足够让人记住。不过,这些演员都在影片中演的相当用力,用陶泽如的话来说,是情绪始终很亢奋,很激情。这也导致影片给人的感觉非常浓烈,像一出带着莎士比亚腔调的舞台剧。

  在一派“浓墨重彩”中,最凸显的两个人,反倒是因为平静和清淡。一个是演秦王子婴的吕聿来,虽然只有区区两场戏,无论扮相还是表演,却都有惊艳之感。另一个就是演韩信的张震,非常从容自然,在明亮柔和的色调下,给人以温暖与慰籍。

  而片中几个女人,戏份最重的唯有秦岚饰演的吕后。她也被“颠覆”了一把,不再是个权力欲极重的野心家,而成为一个全力辅佐丈夫,巩固皇权的女子。更能容忍丈夫的不忠,有胸襟有胆魄,实乃女中豪杰。此前因选秀颇受关注的虞姬,饰演者到底是个新人,戏份渺渺,谈不上有什么发挥。再有一个霍思燕,饰演的戚夫人纯属走过场。

  看的出来,陆川的细节控再次发作,这部影片在美工道具上的还原度和可信度极高(至少看起来很像),服装和演员的举止礼仪等方面也都有考据和出处。摄影更是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画面美学---我暂且称之为“阴暗美学”---具有哥特气质的梦魇般的色调贯穿始终。

  当然,这肯定不是一部完美之作。甚至在我看来,有许多显而易见的毛病。比如旁白过多,絮絮叨叨,把一些原本含蓄的寓意用语言直白的表述出来;此外,说教意味稍重,感觉像上了一堂历史课,并且明白得告诉你,你得听我的,你以前知道的那些全是错的,我说的才是历史的真相。这点估计会给影片招致极大争议,就像两年前的《南京南京》一样,陆川每一次好像都铆着劲得要叫大家刮目相看。

  他确实有野心,也有能力让大家一次次对他刮目相看,以电影的名义。这一次,亦不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120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